现在的位置: 首页未分类, 百味人生>正文
那些开场与散场
发表于3165 天前 未分类, 百味人生 评论数 1

“一直以来就像噩梦,散不去,大病而后清醒,而后又浑浑噩噩。在青春的尾幕,庆幸那些开场,释怀那些曾经,或真或假,或明或暗,都不重要。荥泽当时遍磷火,可能骑鹤返仙乡?”

记得小学那会还在老家,生活除了学习就是玩耍,最真诚的文字,最纯美的自然,一切到今日依然是那么甜美。无忧无虑的童年,每一帧画面都是和谐自然的。我自己的亲爷爷牺牲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,对于爷爷这样的概念,只有村头的长者给予寄托。也是村头的长者,在大树下,磨盘上教会我各种博弈棋牌,貌似她年轻时就是一个赌徒,为此奶奶曾烧掉了家里几万的存款,这也算是是村里流芳的地主家绯闻之一了。那时父亲还没受伤,周六周日,大早起床发现母亲不在都会站在屋子前面最高点哭喊,最后都是这个爷爷哄我,给我好吃的,直到妈妈回来。最后这位爷爷也在一场大火中化为青烟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有时候很难说自己在想什么,但我喜欢思考,跨时间跨空间,天马行空,甚至好多时候都会是不知所云。

后来上了高中,虽说不再回老家,也不再记起关于自己与老家的碎碎蛛丝。但生活在城市,依然窘迫。毕竟父母文化水平低,很难有像样的工作。高中那会儿,自己常常跑去父亲的工地,聚在一块儿改善伙食。在工地,父亲被人骂过,被人打过,但父亲给予我的从来都不是弱者的形象,相反,那样在我心中的高大与伟岸,从来都是唯一的。而对于母亲,那张慈爱的脸,以及每每心酸的泪水,都使自己时常揪心。当然现在的他们都很幸福,有大房子,有所有的一切,只是父亲车祸留下的残疾,是抹不去的痛。

高中那会,不知怎么的与自己失散多年的小学同学,而且是小校学就很喜欢的一个女孩子,偶然联系了。但这种偶然,现在想起来,都太多了,说是巧合,这个世界哪有那么多的事。这就是其中的玄妙之处了。理所当然我们恋爱了,她也是自己的初恋。

再到后来,也不想起来多少,甜蜜与幸福,争吵与猜忌,从来都是并存的。再到两年前的大一,我们结束了,但依然粘着彼此,她说她要等我,等我毕业结婚。再到后来,对于她来说,便是失望、心死,逃到了新加坡,而我却始终放不下。这样的纠缠与纷乱,使原本美好的一切的都化为乌有,多少年的青梅竹马、两小无猜,最终也成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。

从一开始的伤心、堕落,从翘课在网吧度过半年,再到搬进教师公寓那会儿的迷失,以及后来一个人难熬的那些春夏秋冬,再到几近磨灭的梦。也许是时间长了,也许是经历的多了,回头才发现,她给予了爱情,到她让我相信爱情,再到她不让我相信爱情,这些都不重要。

啰嗦了半天,如果把这些事的开场与散场,与过去那些尘封的儿时记忆对比,你会发现,越久的事,脉络愈加清晰。

分开与爱情无关,相不相信爱情这本来就是一个错误。所有的一切都是可以独立完整的。之间的关联都只能说是一个索引,一个导入。没有实质性所以然。一直以来就像噩梦,散不去,大病而后清醒,而后又浑浑噩噩。在青春的尾幕,庆幸那些开场,释怀那些曾经,或真或假,或明或暗,都不重要。这便成了开场与散场最好的结束。

文章与思考,如果只是停留在这里,或多或少没有精髓,碎碎念于深夜3点,怕是没有意义。

 

龙媒,文雨。

2011/11/13

目前有 1 条留言 其中:访客:1 条, 博主:0 条

  1. 站长工具 : 2011年11月20日上午 5:16

    有时候很难说自己在想什么,但我喜欢思考,跨时间跨空间,天马行空,甚至好多时候都会是不知所云。 :lol:

给我留言

您必须 [ 登录 ] 才能发表留言!